退出阅读

蜜汁炖鱿鱼

作者:墨宝非宝
蜜汁炖鱿鱼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二章 大忽悠

第二节

她小声嘟喃了句:“你们说什么,我听着,不说话。”
停车,拿上车钥匙,下车。
“小韩啊,”爸爸还算和气,“鞋就不用换了,直接过来坐,我们好好谈谈。”
父母两个对视一眼。
佟年(⊙o⊙)……
她低头,不肯动。
十分钟后,父母的意思是,两人可以上楼单独去谈谈。
她继续(⊙o⊙)……
在路上,他让佟年给父母打了个电话,说要和自己一起回去解释。佟年按照她的吩咐做了,挂断电话后,有些小忐忑——
“这次,我在广州带队比赛,她忽然又提出分手,我挺崩溃的,特地赶回来。所以……就有了今天的事。我把她带到俱乐部,是想和她说,如果她真的不能接受我这么忙,我愿意把所有股权转让,彻底转行。为了她,我愿意放弃一手建立的K&K。”
“可惜人海茫茫,再难相遇,”他嘴角浮现一抹苦笑,“万幸,今年我带队去杭州比赛,她恰好去参加漫展,真的有机会认识。说实在的,当时我真的很激动。你们可能觉得我说得有些夸张,一和图书个快三十岁的男人,怎么和毛头小子一样。但请相信我,这是真的。”
他坐得位置,正好可以直视他们。
这孩子, 其实还挺有个人魅力的。
客厅里的气氛活络起来。
爸妈也有些沉默,就一直听说韩家大儿子不肯结婚,还以为是被家里惯坏了,好玩成性,没想到……从没恋爱过?这倒挺让人意外。
他没再关心这条项链,带她离开K&K总部,开车直奔她家。
她哦了声,被他搞得越来越紧张……
他说也好。
那就好。
不过看小孩样子,倒是没说谎,估计女孩天生喜欢这种亮晶晶的东西?
怎么一个劲在电话里问,不是分手了吗?为什么还没分手这种问题……
好像爸妈都挺不高兴的,他……有这么差吗?
妈妈摸了摸佟年的头发。
佟年妈妈慢悠悠地叹了口气:“年年还小, 先谈恋爱吧, 也别说什么一生一辈子的, 小孩们在一起不要这么大压力。以后的事……你们两个看着办,自由恋爱嘛。”
这件事终归是她的事,爸妈看和图书她的样子是很坚持要听,也就默许了。
明明是我很激动,你理都不理我……
韩家这孩子, 也真是痴情。哎。
她茫然。
他说完,陷入了更深的沉默。
勒紧腰带过日子的感觉。
“我和年年的事,或许和两位长辈想的有些偏差,”他的声音沉稳,而又冷静,“大概……在前年,我刚回国创办K&K俱乐部,在展会上见到她,一面之缘,就再没忘记。”
基本上一条不知道谁戴过的古董项链,让他这两年的存款都告吹了,全部打到了阿姨账上。K&K中国这两年本就刚起步,在亏钱,幸好全球在赢利,否则真也要连裤子都当掉了……
好像在等待最后的审判。
他站起身, 郑重其事、神情肃穆地看着佟年父母。
不是春节前才遇到吗,还是我追你……
万一我上楼,你们为难他怎么办。
当然,是从男人角度来看。佟年爸爸又咳嗽了声:“只是, 我想问下, 你未来的发展,主要是在哪里?听说你公司总部在美国?”
“年年她……一开始不太接受我m.hetushu.com的年纪,比她大了十岁。所以才有了年夜饭那晚的状况,对隐瞒你们的事我始终很内疚。当时……年年还不想承认我的存在,我也就没敢贸然登门。”
先摸清楚情况,再看看两个人的态度,反正在一起没多久,两个人做的事情、生活圈子,还有年纪都差很多,总不会长久。但最好,今晚就表态了,不支持,坚决不支持两人在一起,刚认识多久就睡在一起……这韩家大儿子真的太轻浮了。
余下的他们就不干涉了。
佟年爸爸咳嗽了声:“虽然不太能理解用游戏做事业……但听说, 你做的还不错?新兴产业嘛, 投入时间精力是要多一些。”作为一个男人, 佟年爸爸虽然觉得, 为了女儿放弃事业有些动容, 但男人嘛, 没有事业何谈安全感、自信?
很快,抵达目的地。
爸妈对视一眼,反正都要经过这个程序的。
她……
她掏出钥匙,打开门。
其实再想想,韩家这孩子除了年纪大点,也没什么太大问题。
客厅里,爸妈都站起来,妈妈很快走过来hetushu.com,将还没来得及换鞋的她拉过去,低声说:“太让人担心了,不是说分手了吗?怎么突然就……”爸爸咳嗽了声:“年年,上楼去。”
沉默,十几秒的沉默后,他双手交叉,放在腿上,整个人的坐姿都有些沉重,看上去满腹心事,有很多话要说的样子。
他琢磨着,她说谎话的技能实在匮乏,于是,揉了揉她的头发:“不要说话,不要否认我说的话,只能点头。”
“中国,”gun答得很痛快,“这个请您放心,我会一直在国内。”
佟年妈妈忍不住又看了眼呆若木鸡的佟年。
她完全(⊙o⊙)……他到底在说啥……
本来他在家里就一直被排挤(?),不太受欢迎,总被欺负(?),连朋友都没有(?),要是连我们家都欺负(?)他……
不要……
他声音越发低沉,态度也越来越诚恳:“过去,在我眼里真的只有事业,不立业不成家。但自从遇到年年,什么都不重要了。”
他看到两位长辈坐下,这才跟着坐在沙发上。
所有话说完。
这种状态,让客厅的气氛都凝固了和-图-书
佟年(⊙o⊙)……发生了什么……
她……
两人一路步行,走到她家门口,gun拿出手机,调了静音。然后,在空荡荡的楼道里,他告诉她:“等会儿我无论说什么,都是真的,懂了吗?”
她仍旧傻坐着, 就记得gun要自己不要说话,只许点头。于是,在父亲大人和他了解游戏产业, 母亲大人起身去倒茶水的时候, 只能坐在沙发上,一双大眼睛眨啊眨的……
就是这条链子,让他尝到了当初漂泊在中国,和家里断绝关系时的那种——
他将车钥匙塞进裤子口袋,神情严肃地走过去:“非常抱歉,叔叔,阿姨,还是我先说吧,你们请坐。”
他说到这里,终于有勇气(?)抬起那双漆黑的眼睛,望向她的父母:“她还小,我对她来说,可能就是一场恋爱,但她对我来说,已经是生命的一部分。所以,我把她送回来,擅自登门说了这么多话,只想要一个机会:如果她真想分手,我二话不说,立刻消失;如果她能再接受我,请叔叔阿姨放心把她交给我,我会用一生对她负责。”
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