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穿越与反穿越

作者:妖舟
穿越与反穿越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章 风吹草低见烤羊

No.55 谁在吃醋

“不会!不会……就算跟乱哥哥结了婚……我,我……”佩芙的声音马上就要哭出来的样子……
“你是三骨族的公主,配得上你的只有大部族的王,我……”
“我不会让你嫁给少主的!”阿作连忙安慰她,“佩芙,今生只此一次,为了你……就算是少主,我也不会退让……”
“从大王子那里抢!”佩芙提议。
白毛正跟小美女簇拥着其乐融融呢,一抬头看到了我,忽然僵住了……
“三骨族?”王看了一眼扑倒在地的侍从,“哦……是联姻的事吧?不是通报过请你们先到宫内暂住么,怎么跑到前线来了?”随即像想到什么似的轻笑道:“莫不是佩芙那个小丫头又闯了什么祸?”
军营主帐中。
“对方请听题!以上三个选项哪一个可以描述我在你心目中的形象?选项一:勾引王的贱货;选项二:勾引甫军的贱货;选项三:勾引皮匠的贱货。你有五秒钟时间可以作答!计时……开始!5、4、3……”
见她没有反应,我眼神一凛,拿出幸运52的口气快问快答!
“敏敏……”某人忙把脖子上的美手扒拉下去朝我走来!“你怎么会跟佩芙一起过来?”
我的手僵在空中……我,我在干嘛?!
“我怎么冷静?!你怎么还这么冷静?!我就要被父王嫁给乱哥哥啦!你就一点都无所谓吗?!”
“那不然怎么办?总不能天天去打猎吧!”佩芙不服气。
“你说得对,可是,谁说我们要拿下他们的老巢了?”我微微一笑,“我们的首要目的是解困救人!只要控制住他m?hetushu.com们的老巢,就可以切断他们的补给。”
“我……我就是这么别扭!你管我!你,你离我远点!呜呜呜……”某人夺路而逃……
“瞎……瞎说!谁吃醋?谁吃醋!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吃醋?!”我满脸通红的不自主的后退……
…………
“其实,易守难攻是优点也是缺点。”我的指尖轻轻敲打着地图上那口袋型的山谷,“三面环山,就像一个盒子,只要我们盖上盖子,就是瓮中捉鳖!”
“说得好!!”我破门而入!激动的抓住已经僵化的两人的手,一字一顿道,“我 一 定 会 帮 你 们 的!”
“怎么回事?”王金色的眸子冷淡的扫下来。
消沉…………#=_=#
话音未落,大帐再次被撩开,一抹红色的身影直朝着王扑了过去!
“那我只好去荼毒其他少女了……”
“阿作!你听好,我佩芙这辈子只作你一个人的安达美!”说得太好了!我在心中鼓掌!连动作都在不知不觉间由郁闷姿势切换成偷听姿势了……
阿作不愧是甫军,一下就说到点子上,我点点头,引出解决方案,“那么……在这种时候,如果你是纳金巴族,要怎么从茫茫草原上搞来粮草呢?”
“而这,就是我们的契机!”我自信一笑!
王暧昧的一笑,瞟向身后垂手而立的甫军,道:“我恐怕她不是得知我出兵才偷溜过来的吧……”见被调侃的人微微红了脸,才转向那三骨族侍从正色道:“阁下敬请安心,我会吩咐三军留意,一但得到消息必定通知你www.hetushu.com……来人,带三骨族使节下去休息!”
“敏敏……你怎么这么别扭呢……”
“什……什么嫂子啊啊啊?!!”
“是我跟她一起过来才对~”佩芙背着手笑起来,露出两颗可爱的小虎牙,“乱哥哥好生见外,找到了安达美都不告诉我!害我刚刚差点误伤了她!”
追风族各部领军和他们年轻的王正在商讨如何援救被纳金巴族困住的大王子。忽然帐外守卫晋见,一个异族打扮的侍从连滚带爬的跟了进来。
“说起来,二爷好像说过佩芙是白毛的正牌未婚妻呢……就身高搭配上佩芙也跟白毛比较配呢……两个人站在一起真好看……”
“王上!三骨族皇家内侍有急事要求晋见!”那守卫右手按在左胸上行礼汇报道。
草原上受地形的限制最难进行的就是防御,一马平川无遮无拦,对方可以从任何方向进行攻击。不过也有例外,比如追风族的宫殿,三面环水,易守难攻。纳金巴族的老巢在极北的山谷里,三面环山,悬崖峭壁成了天然屏障。如今的大王子就是被他们围困在山谷两百里外的草原上不得脱身。这种情况,简直是天生的围魏救赵实践地啊!
“不过我是文官……想在战场上立大功并不容易,”阿作的声音又恢复了平静,“如果我没有成功,你会怪我么?”
“乱哥哥~~!!人家好想你~~~!!!”
“你哼哼什么?我赵敏敏虽然没有佩芙胸大,没有佩芙皮肤白,没有佩芙腿子长,没有佩芙长的美……我怎会因此而没有信心呢?哈哈哈哈和-图-书哈哈……(很没信心)”
郁闷的边溜达边踢着石子儿,勺子在旁边蹭着我的腿走路。
“做梦!我才不干!”
沉默的众人,现在全世界就只有你还不知道自己喜欢王了……
“那你为何一看到我和佩芙抱在一起就一脸杀气?”
“佩,佩芙……你……”
沉默的众人:我们都看到了……
“第二个!”小美女捏紧拳头在我的倒计时中慌忙高声作答!
我抱着胳膊倚在大帐门口看着佩芙挂在白毛脖子上。
阿作眼睛一亮,道:“没错,大王子是有备而往,自然军资充足。而纳金巴族人则是在家门口打仗,根本不会随军带很多粮草。如今他们被我们活活关在家门外,又要跟大王子对峙,所耗巨大,必定支持不了多久。”
这小丫头真够直的!安达美是妻子老婆的意思,刚刚她挑明了自己是因为阿作才找我麻烦就开始死缠烂打的跟着我要决斗,我本想置之不理,反正阿作会跟她解释清楚,哪想到回到主帐的这一路上遇上了无数的大娘大妈……其过程实在是惨不忍睹,我就不说了……她看向我的目光也由敌视到惊讶到疑惑到亲近再到现在干脆直接用看嫂子的眼神崇敬的望着我!
郁闷的蹲下……
忽然一阵争执声从我身后的帐内传来,我继续抱着脑袋蹲着消沉……
“……你要我跟少主抢女人么?”
“佩……佩芙?刚说到你你就来了,让我瞧瞧,嗯……你又长大了……”
阿作和我相视一笑,“很简单,用最小的风险抢最多的粮草,最好的办法就是,打劫商队!”
勺子绕着我和_图_书转了一圈,伸出小舌头舔了舔我的脚踝……
地上的三骨族侍从连连叩首,“王上英明!本来我族照原定计划前往贵族皇宫,可是路上佩芙公主一得知王出兵北上就中途离队了,小人日夜兼程,终究没能追上公主!小人估计公主应该已经到了这里,又怕她惹出什么事端来,故特来恳请王上做主!”
“阿作……”佩芙的声音哽咽着,“嗯,我等你!”
“哦~~就算是吧……那为了防止出现其他被荼毒的少女,你就留下来供我荼毒吧~”
“可是关住了,却很难拿下。这也是我们一直烦恼的事。”阿作沉声道。
“芙儿……”阿作波澜不惊的声音现在终于听起来很激动了,“我一定会在这次攻打纳金巴族的大战中立下大功,然后求你父王将你许配给我!”
“勺子,我其实不是吃醋……我早就知道白毛那厮不喜欢温柔文静弱柳扶风型,比较中意活泼开朗泼辣好动型,我绝没有因为佩芙是这个类型的就胡思乱想!”
被我打掉爪子的白毛受了打击的脸色立刻恢复成容光焕发!不屈不挠的凑过来,喜滋滋道:“敏敏~原来你是吃醋啊~~”止也止不住的笑容……
佩芙却好像看出了点门道,十分真诚的望着我大声道:“嫂子不要吃醋!我跟乱哥哥只是青梅竹马的兄妹,佩芙最喜欢的人永远是阿作!”
“乱哥哥,”佩芙同情的拍拍王的肩膀,“再加把劲儿吧……”转身欢笑着扑向某试图悄悄溜走的甫军,“阿作~~人家千里迢迢专程来看你的奈~~~!阿作你跑什么啊~等等我~~”
和-图-书笑了,“你还挺入戏的嘛~”
“芙儿,你冷静点。”是阿作,波澜不惊的温和嗓音。
摊开阿作弄来的纳金巴山谷地图,三人连夜商讨对策:
“你受伤了?”白毛伸手碰了碰正被佩芙看得浑身发毛的我。
她到是一番话喊得嘁哩咔嚓嘎嘣脆,可怜大帐里另外两个人瞬间脸红了……
“你敢?!啊……呃……我,我是说,你随意……”
哦~~乱哥哥……还好想你……死白毛,有美女投怀送抱真高兴啊!你看你笑的,见牙不见眼……还让我瞧瞧~你的眼睛在看哪儿?还又长大了……哪儿大啦?!
大帐里一片尴尬的寂静……
不知道我是不是真的喜欢白毛,想不通我为什么郁闷,也懒得继续纠缠这个问题!我赵敏敏不是这么优柔寡断多愁善感的人!我只知道,老娘我现在一点也不想看到白毛和佩芙结婚!所以我一定要撮合阿作这一对儿!
“阿作!我是真心喜欢你!你到底喜不喜欢我?”好像是佩芙的声音……
尴尬的安静……
“恐怕不容易,”阿作摇头,“现在双方是势均力敌的态势,从敌方抢粮草,自己的损失也是很巨大的。”
勺子翻了个白眼。
“我……我,我那是怕又一个纯洁的少女被你的魔爪荼毒!”
“是跟他抢爱人!”
“你翻什么白眼?我说真的,虽然白毛小时候被送到三骨族作人质时跟佩芙是青梅竹马,但我绝对没有怀疑过白毛会因为患难中的友谊而对佩芙产生什么非分之想……”
勺子哼哼了两声。
“不用你管!”我没好气的打掉他的爪子,刚抱过其他女人别来摸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