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穿越与反穿越

作者:妖舟
穿越与反穿越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章 见义勇为不容易

No.36 破城

这是……怎么了?
六成也行啊!
六皇子默默的跟了进去,我也钻了进去。文彪也想进去,被六皇子喝止了,守在窝棚外。
回头看了一眼榻上半昏迷的过儿,我坚定的望着六皇子,“没有问题!”
六皇子点了点头,几乎是哀求的看着我,说:“在我死之前,希望能再见四哥一面。”
“你是白痴吗?!你怎么敢一个人闯进城里去劫人?!!你知道西台城有多少守军吗?!!!你疯了啊!你疯了吗?啊?!”
没有古军师,杀刘府台易如反掌;没有绝命散,杀古军师也不麻烦。
而如今,我才真正明白什么叫食不下咽!完了,我比那些病人家属还傻!
天亮的时候,我被异常吵杂的人声惊醒了,茫然的揉着眼睛坐起来,震惊的发现简陋的小窝棚里挤满了人、血、药……超超一反嬉皮笑脸的样子,脸色极难看的严声吩咐着众人烧水煎药递毛巾……
又沉默了一会儿,他咬牙道:“可是四哥不肯!他竟然不肯……四嫂也在里面啊……”
“对啊,我也觉得太危险了。”超超叼了根草坐在废城墙上,“那古军师就是因为绝顶狡猾多疑才让那姓韩的病秧子这么为难,这么多人都杀不了他,你上去就把他废了?”
看来是后者……这个女人,被这样对待,竟然还爱大狐狸?古代的女人真是不可思议!
“哎?”为什么忽然说起这个?
“可惜凭我的身子,已经无法继续辅佐四哥了……这次我南下,夺取了从东台到西台的一十四城,四哥的势力范围在南疆,有了这十四城,进可攻京都长乐,退可划江南而治。就算是我送给四哥最后的礼物吧……”
“你是六皇子?!”英超有些嘶哑的吼声打断了我们的对话!大步从窝棚里走出来,超超直直的走向六皇子!
“所以我出马是最好的,韩公子说刘府台一直想一睹我的表演,如今我盛装前往,肯定能骗他打开城门,然后只要暗杀了古军师,劫持了刘府台,再勒令西台城的守军移交权力和图书就行了。”
“我试试看吧,只有六成可能……”
“对对。”
我站在破窝棚外面,坐立不安。四处都是一片混乱,谣言满天飞。人们说西台城已经易主了,又有人说没有。人们说古军师的尸体被挂在城门上,又有人说被剁碎在城府里。人们说阿黑劫持了刘府台已经勒令所有西台城守军解除武装了,又有人说守军干脆借机叛乱已经洗劫了西台城。这些都不重要,最可怕的是,有人谣传阿黑突破重重守军杀死古军师的同时也中了绝命散,而绝命散,是无解的……
“什……”什么意思?过儿以前就中过毒?不,应该说,是过儿体内一直有毒,只不过定期用解药压制!这种情况……就只可能是……莫非……?!
超超微微点了点头,“我也是这么想。”
“韩公子是谁你知道吗?”过儿低着头问,打断我们愚蠢的对话。
“我不许。”过儿冷冰冰的说。
一群人在简陋的窝棚里详细筹划了一夜的行动计划,夜渐深,最终我靠在超超怀里迷迷糊糊的睡死过去了……
他这样的人,为什么会出生在皇家呢?
“哎,兄弟,你要相信我的智商呀~~”大大咧咧的揽过超超肩膀(但由于体形差距较大,变成了我挂在他肩膀上),我摆出最有可信度的眼神(在对方看来像某种小型狗)……超超没有被我坚定的眼神击倒,他无情道:
韩公子携军队赶到西台城,很快控制了城内局面。
“所以我说慢慢来啊!这种时候怎么可以硬闯?要智取你知不知道……”我猛地停了嘴,因为过儿忽然睁开了眼睛,用近乎可以被称为温柔的目光望着我……
呆滞的坐在毯子上,我的目光四处飘忽。
“而且比起刚中的绝命散,他体内原有的这种毒要厉害得多,潜伏时间也更久,毒性渗透的也更深,只不过他似乎是有解药之类的东西自我压制了那种毒性。现在碰到了绝命散,两种毒性混合了,产生了一种新的毒……我不会解。”超hetushu.com超歉意地望着我。
“太好了……”我的脸陡然明亮的起来!太好了,原来不是无解的,我就说嘛!名字那么土,怎么可能是绝世毒药?
“敏敏姑娘,流民全部在城内安置好了,你们也请移驾到城内比较好的医馆吧。”
屋角有一只麻袋,正在……蠕动?还有呜呜声传出来?!
当韩公子的下人把衣物乐师送到的时候,我已经彻底摆平了超超,并获得了超超做女人扮相随行的惊喜大礼包!
六皇子摇了摇头……
悲天悯人,心怀苍生,太过优柔,太过妇人之仁,太过理想主义……
“问题是,他的体内,不止一种毒。”超超按住过度兴奋的我,皱眉道。
所有的片断闪电一般在我脑中组合成清晰的画面!最终被过儿沾满血迹铁青的脸淹没……这个……笨蛋!!
所以你为了保护四殿下的家眷就倒戈了是么?
六皇子撩起门帘走了出去,夜色中更显得他形单影只,单薄消瘦……
西台城城门大开,守军开始组织流民有序入城。
他这样的人应当是在天地间咏飞鸟唱巍峨,而不应当是在世界上最黑暗的皇宫中看朝臣倾轧看骨肉相残啊……
他没有食言。
男人温柔的目光我看过很多次,任性别扭的肖寿,偶尔默默温柔的四殿下,永远和风一样温柔的洛城,大哥一样温柔的英超……可是此时这样平常的温柔目光,却莫名的震撼得要命!
“过儿才不是侍卫!”猛地抬头打断他,狠狠地瞪着韩公子我咬牙道:“六皇子殿下,你已经得到你想要的了,我只希望你遵守约定,善待流民。此外,请你别来烦我!”
………… = □ = …………
“你……如何知道我是六皇子?”
我无力的抬眼看了看无论何时都清瘦缥缈的韩公子,只是此时他的身后跟着两队训练有素的正规军。合上眼睛,我摇了摇头,“过儿还没醒……”
“从小他就很疼体弱多病的我,四哥是我从小最敬佩的人。”他忽然旁若无人的陷入了回http://www.hetushu.com忆里,目光飘得很远。“四嫂也是好人,一边扶持四哥,一边还照顾着我。我怎么可能背叛四哥呢……”
日头偏西的时候。
“我也不赞同四哥的做法,但是……人心难测啊……”六皇子有些悲凉的轻声道,又是一阵揪心的咳嗽!旁边一个膀大腰圆的侍卫冲过来扶住他,恭敬的地上药品和丝帕,伺候着六皇子把瘀血咳出来,然后一双牛目怒瞪着我们,“你们懂个屁!六殿下从没有毒药控制过我们!我们这些都是死心塌地的跟着六殿下出生入死的兄弟!你们……”
“文彪!”六皇子厉声喝止了大汉。
他这样诗人一样性子的人,怎么偏偏生在宫中呢?这样的他,怎么逃得了悲剧人生?
一盆凉水哗的从头泼倒脚,我顿时浑身发冷的僵在原地。“你……什么意思?”
“你有那种东西吗?”
“你说可以治好殿下的身子?!”刚才那大汉粗声大气地问道,一脸的焦急。这个人,到是个忠仆。
正午的时候。
我唰的掀起毯子直直冲到过儿面前!一把拎起他的衣领!
过儿不再说话,阻挠我的战斗力立刻就减少了一半。
天黑的时候,我憔悴的倚在窝棚外,两手抱着膝盖,垂着头,什么也不想干。过儿一直意识不清,时醒时昏,英超忙着煎药试药,也是一天没有休息。
再次摸了摸我的脸庞,他又叹了口气,“不,你不像她,她若有你一半的活泼任性,便不会是这样的结果……”
被围在众人中央,超超正在作紧急处理的人是……过儿?!
“原来如此,攻下城池就要派兵把守,所以你最后所剩兵力不足以攻下西台城,才要靠我来取巧么?”
“找到那种旧毒的解药过儿就有救吗?”我的眼睛瞬间亮了起来!
坐在椅子上,英超近乎残酷的开门见山挑明了病情:“简单的说,你活不过五天了。”
“如果让我帮你调理,起码还可以撑半年。”英超放软了口气。
韩公子无奈长叹一声,“杨侍卫此次可算立大功一件http://m.hetushu?com,自然少不了他的奖赏……不用担心,四殿下定会给你加派更好的侍卫……”
超超忽然出声道:“皇家的秘制毒药就那么几种,四皇子有的,你应该也有,可否把那些解药给我?作为交换,我可以帮你把身体调理好。如何?”
我震惊得张大了眼睛,慌忙望向六皇子。他到反而平静的吓人,微微一笑,他轻声道:“我知道……”
西台城有三个祸害:贪赃枉法刘府台,杀人如麻古军师,七日断魂绝命散。
所有人都愣在了原地,六皇子长长的叹了口气,良久,没有人出声……
所有人神色凝重的进进出出,其中名字出现频率最高的是……阿黑?
超超忽然拉起他的手腕,把了一会儿脉,眉头越皱越紧,最后他说:“你跟我来。”便闪身进了窝棚。
良久,他忽然转向我道:“四哥是我亲哥哥。”
超超一脸凝重,犹豫了一下,叹口气道:“他伤得很重,但这些外伤对我来说不算什么。麻烦的是毒,他的确中了绝命散,这种毒大约是古军师自己配的,混合了很多种毒物,虽然难解,但只要在他府中找到毒药的样品,我就可以配出解药。”
“嗯……我大概猜得到,”抿嘴一笑,我挑衅的望向过儿,“反倒是你,应该比我更清楚吧?”
摇摇晃晃的站起身来,六皇子扶着门框,看着地上说:“四哥的军营就驻扎在三百里外的仁城,跟文彪去军营里领一匹快马,去找四哥吧。毒是他下的,他自然有解药。西台城局势未稳,我不能随你去,现在也不是向天下人挑明的时候,表面上,我与四哥还是敌人,所以恐怕要你靠自己的力量去搬四哥过来了。行么?”
哗咔!!
呆滞的我被人拖到一边去,超超开始深入处理过儿的伤势。
我一愣,无奈叹道:“我明白了……”
冷哼一声,他瞟向六皇子,“你们这些古代皇家为了控制手下人效忠还真是不择手段啊!”
旁边的侍卫连忙递上食盒,我又摇摇头,垂着脑袋不说话。
“……智商?”
韩公hetushu.com子踱到我身旁蹲下,柔声道:“听说你一整天滴水未沾,这样下去身子会受不了的,不管怎样,先吃点东西吧。”
从前我一直觉得等在急救病房外不吃不喝的病人家属特傻,你说病人还没好起来,你把自己身体也拖垮了,多不值当?
“文彪!”六皇子叫住大汉,轻轻摇了摇头,“我是被驱逐的叛军,哪还有拥有皇室秘药的资格?至于我这疾病萦绕的身子……”他苦笑了一下,“这都是命……皇家作孽太多,天下苍生受苦太多,也许我就是老天给的报应……如果只是卧病三十余年就可洗清皇家血腥罪孽,真是太便宜我了……还治什么呢?随它去吧……”
“……我不去,你就会去吧……”过儿闭着眼睛,皱着眉轻声说,额上全是冷汗……
“那你现在为什么又……”英超开口问道。
“死了。”他的目光又冰冷又呆滞,“大哥……不,皇上三个月来一直四处找借口拖延我探望四哥家眷的事,等我知道的时候,四嫂早已经领着所有家眷自尽了……三个月了……”
最后一句话喃喃的,几不可闻……沉默了一会儿,他又接着说:“大哥当初劫持了四哥的家眷作人质,逼四哥退出皇位之争。”
“不全是……”六皇子迷茫的望着我,缓缓的伸出手来摸了摸我的脸颊,“你很像四嫂,聪慧,机警,有远见……但没有她有魄力。”他笑了笑,好像想起了过去的什么事,淡淡道:“不过没关系,你还小,跟在四哥身边磨练几年,自然会成熟起来。”
“超超!”我唰地站起来扑上去,“过儿怎么样?有生命危险吗?真的中毒了吗?”
我愤怒的抬起头!
“四嫂留给我一封信,希望我继续辅佐四哥……”
瞪大眼睛,我呆呆地愣在原地,傻傻的看着过儿的眼睛,他混着血腥和汗味的气息笼罩在我身旁,我第一次意识到,这个一直默默站在我身后的战士是个真正的男人……
这个女人……是不想因为自己而绊住六皇子么?是担心六皇子的安危?还是不想阻碍她夫君的大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