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秀丽江山3·玄武卷

作者:李歆
秀丽江山3·玄武卷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章 天时怼兮威灵怒

五、平乱

隗嚣的使者张玄给窦融出的计策,成则分疆,列国并立,败也能当个赵佗,独霸一方。
耿弇进驻平寿城,将张步遣送至临淄听候刘秀处置。张步还剩下十余万残兵,尽数解散,遣归故里。
他嘴角噙着一抹笑意,那是心情愉悦的表现,指运笔尖,下笔如有神助。
没多久,已被耿弇围困得走投无路的张步将苏茂斩杀,随即打开城门,向耿弇肉袒而降。
我怀了这第二胎,胎相却与怀刘阳时大相径庭,一直孕吐不说,还特别挑嘴,吃什么东西都觉得没味口。怀刘阳的时候我体重急遽飙升,可这一胎非但没胖,体重还不断的在往下掉。
“今益州有公孙子阳,天水有隗将军。方蜀、汉相攻,权在将军,举足左右,便有轻重。以此言之,欲相厚岂有量哉!欲遂立桓、文,辅微国,当勉卒功业;欲三分鼎足,连衡合从,亦宜以时定。天下未并,吾与尔绝域,非相吞之国。今之议者,必有任嚣教尉佗制七郡之计。王者有分土,无分民,自适己事而已。”
六月底的时候,吴汉、王常、盖延、王梁、马武、王霸等人的大军纷纷集合至任城,刘秀终于下令发动总攻,庞荫大败,与苏茂、佼强连夜投奔海西王董宪。
尉迟峻悄悄递来消息,天水郡隗嚣有异动。
当时刘秀和我正赶到蒙县,得到斥候密报后,刘秀毅然决定将辎重留下,亲自率军队轻装上阵,奔驰救援。我知道他的目标是庞荫,不把庞荫打趴下,他胸中的那口恶气难除。
秦末的时候有位将军叫赵佗,被封副帅随主帅任嚣率领五hetushu.com十万大军征战岭南,而后创立南越国,自号“南越武帝”。秦末陈胜、吴广起义之时,赵佗按照任嚣的临终嘱咐,封关、绝道,筑起了三道防线,聚兵自卫,控制了七个郡。
“隗嚣遣了使者张玄去了河西,试图拉拢窦融。”
可没等我赶到鲁城,刘秀听说耿弇在临淄被张步围困,于是率军救援。我扑了个空,气得险些抓狂,有种刘秀是鼠,我为猫的挫败感,只怕转来转去,我的步调永远跟不上他。
彼时,大司马吴汉率建威大将军耿弇、忠汉将军王常,攻打富平、获索两地乱民,在平原县拉开大战,一路追击到勃海县,收降四万余人。
“信。”几乎是毫不犹豫地,他肯定的给予了答案。
彭宠父子相继身亡后,刘秀当即派郭汲前往渔阳接手太守之职。同时刘秀又让自己的舅舅、光禄大夫樊宏,持节北上迎上谷郡太守耿况至雒阳,刘秀赏赐下宅院房产,封耿况为牟平侯,让耿况留住京都。
海西王董宪护送梁王刘纡、苏茂、佼强三人离开下邳,还都兰陵。之后又派苏茂、佼强协助庞荫,围困了桃城。
任城离桃城仅余六十里,他却按兵不动,不禁我觉得奇怪,就连庞荫也开始惊疑不定,最终决定一探究竟。
刘秀向来待庞荫信任有加,曾对左右言称,庞荫可托六尺之孤,寄百里之地。庞荫的叛变令素来稳重温柔的刘秀勃然大怒,决意亲征。
战国之时,有六国并立,隗嚣想仿效先例,趁乱瓜分江山!
耿弇随即率领大军抵达城阳,收服五校和*图*书乱民势力,原来的齐王全境,自此完全被汉平定收复。
耿弇跟随刘秀一起班师回京,这个充满傲气的青年,自受将领兵之日起,共平定郡县封国四十六个,城池三百余座,从未出现败绩,真的成了一个名副其实,当之无愧的战神!
对于隗嚣,我向来认为此人不可信,大汉与他交好也不过是权宜之计。此人野心不小,决不肯就此屈于臣下。
我咬着唇,抖着手中的竹简,冷笑:“他这是痴人做梦,妄想豪桀成王,再创六国并立!”
我左思右想,最终还是决定把这个情报透露给刘秀知晓,我给自己编了个很烂也很蠢的借口——谶语之术。
建武五年,夏四月,逢大旱,遇蝗灾。
刘秀赶到临淄的时候,耿弇已经突破重围,将张步赶回了剧县。于是刘秀带兵逼进张步的老窝剧县。耿弇神勇,竟把张步打得不得不放弃剧县,逃往平寿。这时当日投奔张步的苏茂,带着一万余兵卒,前去救援。
“现在益州有公孙述,天水有隗嚣,如果成家与汉再起争戈,那么胜败的关键便掌握在河西窦融手中。窦融的决定,举足轻重啊!”
于是,我主动要求留在蒙县,刘秀让阴兴留下照顾我,殊不知我前脚等他出发,后脚便发出辟邪令,命尉迟峻召集桃城一带的影士,暗中相护。
“小人估算着窦融倒是有心想依附汉国,只可惜河西与雒阳离得太远,且中间隔着天水,行事极不方便。若是隗嚣从中作梗,只怕此事不谐。”
这封诏书后来传到窦融手中,据说把窦融那帮谋臣们个个吓得www.hetushu?com脸色大变。万里之外,天子明察,这简直给刘秀的帝王身份又镀上了一层闪耀的金粉。
翌日,刘秀派人告知张步、苏茂,他们二人中,谁若能斩杀对方,便算是有功之臣,大汉将敕封列侯。
刘秀知晓后,下诏诛杀秦丰,却赦免了朱祜。
他呼吸加重,猛地将我拉进怀里。
“他想做什么?”我敲着桌案,微嗔,“真后悔当初没有在长安一并做了他,留他苟安天水,果然成了一大祸害!”
我原不懂他为什么这么生气,事后他说了一句话,却险些让我落泪。
“你以为你能想明白的浅薄道理,陛下会想不到吗?”丢开竹简,我站了起来,冷笑,“窦融只有两条路可选,一为归附,二为对抗——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但刘秀依然没有回蒙县,十月,他直奔鲁城。这个时候我再也按捺不住了,焦躁之余我挺了个大肚子,不顾众人的劝说,毅然前往鲁城找他算账。
刘秀的动向及时的被影士传报给我知晓,我因此得知他为了赶路,竟然日夜奔驰了数百里,一路经亢父至任城。然而奇怪得很,到了任城,原还不分日夜黑白拼命赶路的刘秀却突然勒令全军停止向前。
这一战,汉军士气大涨,刘秀自称帝后,便鲜少再亲自带兵打仗,更多的时候他御驾亲临,只在城中做着督导指挥的工作。这一次他大显身手,再次发挥出当年战场飒爽英姿,竟是将我吓得胆战心惊,三魂丢了七魄。
很平静的看着他,我贪婪的将他的模样尽收眼底,数月未见,他瘦了,面上的髭须来不及清理和-图-书,凌乱的占满他的面颊。我忍不住抚摸起他扎人的髭须,轻笑:“我来了!踩着你走过的脚印,总想一步不落的跟上你。知道么?这辈子,你都休想再甩开我!”
仅三日,城破,佼强带军尽数投降,苏茂投奔齐王张步,董宪与庞荫却趁乱逃走,逃到了郯县。八月初六,刘秀进逼郯县,留下吴汉围攻后,自己却带兵直扑彭城、下邳。
“那好,接下来,你得听我的……”
就在樊宏接耿况去雒阳定居的同时,刘秀下诏,命耿弇带兵攻打齐王张步——解决掉彭宠之后,刘秀开始定下下一轮的平乱目标,而主战挂帅者正式选定为——耿弇!
我本以为刘秀就算不起疑,也没道理会信我的胡诌鬼扯,可不曾想他听我说完,只是略有惊讶之色,冥想片刻后,反而表情凝重的对我说:“丽华替朕研磨,朕要给窦融递份诏书!”
建义大将军朱祜,向包围了四年的黎丘发动最后攻击,秦丰抵挡不住,投降。朱祜用槛车将秦丰送至雒阳京都,不料反被大司马吴汉弹劾,称其抗拒诏命,擅自接受秦丰投降。
突然感觉这仗打得没完没了,无止无休起来,我急匆匆的赶到临淄,当刘秀看到风尘仆仆的我出现在他面前时,温情刹那间从脸上褪尽。
此时我怀孕已有五个月,身子逐渐变得笨重,行动迟缓,且这一胎的反应太过激烈,搞得我神经衰弱之余常常丢三落四,思维时时断层。这种状态下,我如果执意跟去,不啻于给刘秀捆绑上手脚,令他分心。
这仗打得简直跟猫抓老鼠似的,周而复始,没完没了。我暗中指http://m.hetushu.com使影士,最终趁乱将逃亡中的梁王刘纡斩杀。
刘秀心疼,有心想结束手头的政务,带我回雒阳养胎,可没想到这当口原来素来忠心,恭谨谦逊的平狄将军庞荫,竟然叛变,自称东平王,驻屯桃乡。
我点头,窦融在此等局面下的做出何等样的决定,是最为至关重要的。
这一仗足足打了二十多天,每打一天,我的心便揪结一天,这种提心吊胆的日子令我几乎疯狂。有时候我脾气变得很糟,发起火来无处发泄便砸东西,甚至开始埋怨这个孩子来得不是时候。
刘秀下诏赦免张步,封张步为安丘侯,连同张步的妻儿,一同迁往雒阳。
“予他百里之地,朕尚有追讨重归的一日;托六尺之孤,若是当真把我的子女托付给那老贼,到如今朕如何挽回?信错人,乃朕之过,此过,险铸大错!”
我搂紧他的脖子,贴着他的耳朵小声问:“秀儿,你信我吗?”
“姑娘可有意向陛下谏言?”尉迟峻似乎拿不定主意,试探的询问。
“你真是——胡闹!”
我支颐,感觉脑袋空空的,怀孕之后总觉得精神萎靡不振,脑子也不怎么好使,常常会在想事情动脑筋的时候无故走神。
吴汉攻陷郯县,董宪、庞荫再次逃遁,跑到了朐县,吴汉紧接着带兵包围朐县。
七月四日,刘秀带兵往沛县,再到湖陵,董宪与刘纡集结全部兵力,约数万人,驻屯昌虑,又征召五校乱民势力,进驻建阳。汉军进至蕃县,距董宪营地仅百余里,采取守株待兔之法,等敌军消耗光不多的粮秣后,刘秀亲自领兵,向驻守兰陵的海西王董宪,发起围攻。